乔信明:“担架司令”躺着也要上战场点特玄机
更新时间: 2020-01-26

  2017年秋天,南京奥体某小区,一抹秋日的暖阳从大大的玻璃窗洒落进来,温暖人心。南京晨报的小记者手捧着《掩不住的阳光》这本书,书中的文字对稚嫩的他们来说尚显艰深。生活在幸福年代的他们,也许并不能深切地感受到书中所涉及的战争这样沉重的话题,但一个多小时里,这本书的作者乔信明、于玲的女儿乔阿光声情并茂、绘声绘色的讲述,把孩子们带进了80年前那个遥远的年代,也将父亲乔信明当年为了国家和民族浴血奋战的场景还原在孩子们眼前。爱南京·南京晨报记者 王慧

  时至今日,乔阿光仍然清晰地记得父亲每一次的战斗事迹,并娓娓道来。小记者们被那段难忘的岁月和震撼人心的故事所感动。

  乔阿光的父亲乔信明是开国将军,红军时期曾任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即红十军团)二十师参谋长,是方志敏最后岁月带领红军将士坚持战斗和狱中斗争的见证人。1934年10月,为策应中央主力红军实行战略转移,方志敏率领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红十军团)从赣东北根据地向北进发,当时乔信明任红十军团二十师参谋长。敌人集中数十倍于我的兵力进行围追堵截,经过大小数十次战斗,部队遭受极大损失。方志敏把仅存的数百人组成一个团,令乔信明任团长带领部队突围。在重重敌兵的包围中,红军将士浴血奋战、弹尽粮绝,乔信明坚持到最后也不幸被捕。www.88859A.com在从前多少年里从技巧面看就,由于方志敏的警卫员叛变,方志敏等首长也先后被捕。

  在南昌顾祝同行营看守所,乔信明从被捕的战友张文山处得知方志敏也被关在这里,就非常渴望见到他。乔信明在自传中回忆了那个令他终生难忘的情景:“第二天早晨我们连团师干部在一起吃饭时,路过了他(方志敏)的门口。我就看见了方志敏同志,他戴上了脚镣、穿了破大衣,一个人被关在一间小房子里。他问我们:‘吃饱了没有?’看守兵不准他说话。当晚,他写了一张条子给我们(是我们大监一个军事犯难友去帮助他扫地、打饭时带来的)。方志敏同志在这个条子上问我们北上抗日先遣队有多少干部被关在看守所?都叫什么?有哪些怕死的?有哪些坚决的?我当天晚上就把回信写好了,交给那个军事犯第二天早晨带给了方志敏同志。他第二次来信指示我们,不要怕,就是死了,无错单双中特,为了革命也是光荣的。”后来,敌人对志敏的监禁一天比一天严密,再也没有字条带来了,1935年8月方志敏牺牲了。乔信明在看守所被关了两个月后,被判为无期徒刑,关进南昌军人监狱。在得知方志敏他们牺牲后,乔信明心中万分悲痛。后来部分同志在监狱里秘密地举行了一个小小的追悼会,并传达了方志敏在狱中的指示。在这个会议上,点特玄机高清彩图,他们宣誓要继承方志敏等同志的革命精神,继续为党的事业奋斗!

  “看守所有那么多被捕的干部,比乔信明职位高的还有好几位,为什么方志敏要把坚持狱中斗争的指示交代给乔信明?”听了上面这段讲述,小记者们不禁产生了这样的疑问。答案只有一个:乔信明对革命的无限忠诚,使方志敏觉得乔信明是他最可信赖的同志,所以才在监狱——这个时刻有人经不住考验而背叛革命的复杂环境里,把这样艰巨的任务交给他。乔信明也确实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出色地完成了这个任务。

  被判无期徒刑的乔信明怎么度过这漫长的刑期呢?乔信明曾在自传中总结道:“在狱中三年多,我始终如一地遵照方志敏的指示进行了各种斗争。”1936年“双十二”事变后,国共合作开始。我党要求敌人释放被抓捕的政治犯,但敌人坚决不肯释放乔信明等徒刑长的难友。乔信明他们就请出狱难友给南京八路军办事处带信汇报他们的情况。为隔断他们和党的联系,敌人把他们转移到江西高安、湖南长沙,后又转移到湖南桃源县乡下的一个中学关押。长沙八路军通讯处徐特立亲自去找湖南省主席张治中交涉,他们才获得了自由。

  一波三折的出狱经历,让小记者们也深受震撼,禁不住地感慨:“真是不容易啊!”

  1938年11月,乔信明调到三支队六团担任团参谋长,六团团长为叶飞。1939年11月,叶飞领导的江南抗日义勇军与管文蔚的挺进纵队合编为“新四军挺进纵队”,乔信明担任一团团长,从此,他和刘先胜、廖政国、曾如清等同志一起率领这支主力部队在苏中战场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1940年1月,新四军挺进纵队根据党中央的战略部署,渡江来到江都县大桥、嘶马、吴家桥一带,开辟敌后抗日根据地,创建苏北抗日桥头堡。苏北日伪军妄图消灭立足未稳的新四军,1940年2月初,从扬州、高邮调集了兵力来到大桥“扫荡”。乔信明经过周密计划,拿出了作战方案。2月7日,除夕夜,新四军一团战士冒雪连夜设伏。初一拂晓,日伪军400余人进入伏击圈。在团长乔信明的率领下,一团战士毙敌数十人,缴获步枪20余支、轻机枪1挺,得到了叶飞司令员的表扬。这一仗,被当地军民誉为“新春大捷”,让新四军声威大振,苏北民心大快。

  在这之后,乔信明在郭村保卫战、黄桥决战和创建苏北抗日根据地的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1940年6月,东进的新四军挺进纵队一团到郭村休整。韩德勤却秘密指示的鲁苏皖边区游击副总指挥李长江消灭他们,派13个团的敌人包围郭村。时任老一团团长的乔信明在前沿阵地上坚守了三天三夜后,得知敌军援军无法前来增援,和政委刘先胜率领一团的两个营南下袭击宜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为大部队打通了从郭村通往吴家桥的通道。随后,乔信明又率部返回郭村,在半路上,他们从顽军侧背猛烈袭击,加上由地下党员领导的的两个团战场起义,彻底粉碎了敌人的包围。7月3日,沿着乔信明他们打开的通道,陈毅司令员安全地抵达郭村。7月4日,敌人彻底败退了。

  郭村保卫战胜利以后,新四军在塘头整编,乔信明任苏北指挥部一纵一团团长兼政委。指挥部决定东进黄桥,开辟苏北根据地。1940年7月29日,乔信明率部占领黄桥。10月3日,顽固派韩德勤调集26个团共35000兵力,大举进攻只有7000人的新四军。粟裕决定先打独立第六旅。乔信明率领一团不仅歼灭韩德勤主力部队独立第六旅,还配合兄弟部队消灭了89军军部。经过浴血奋战,和兄弟部队一起,一举取得了黄桥决战的胜利,新四军、八路军在苏北胜利会师,共同完成了开辟苏北敌后战场的战略任务。

  多年的牢狱生活和紧张战斗严重损毁了乔信明的身体,1942年1月至6月,在他担任苏中二分区副司令员时,因为形势紧张,缺医少药,他双腿病情多次恶化,导致瘫痪,但乔信明坚持在担架上指挥战斗、工作、学习,被称作“担架司令”。

  乔信明瘫痪后,陈毅非常着急,他指示卫生部:“乔信明看病,用钱不受限制。”但当时医疗条件也治不好乔信明的病。1945年8月,双腿瘫痪的乔信明,被任命为苏中军区后勤部部长兼政委,后来又被任命为华东野战军总留守处处长。行军打仗时,他不能走路,就在马背上、担架上工作。1949年5月,上海解放后,陈毅司令员再次将乔信明送到上海治疗双腿,瘫痪了7年的乔信明终于奇迹般地站了起来。

  1959年夏秋时节,乔信明利用和夫人于玲黄山疗养之机,在军旅作家王昊的协助下,根据自己的战斗故事,创作了反映方志敏最后岁月和记述自己狱中斗争生活的长篇小说《掩不住的阳光》。半个世纪后,作品在乔家子女和好心人的精心呵护下面世。2015年9月,乔信明的子女将《掩不住的阳光》手稿正式捐赠给国家图书馆收藏。